《奮鬥VS出走 之新作》

Fight Or Flight?   這系列創作是經過10年奮鬥,出走後誕生的作品。你看到什麼?最初我覺得鮮紅色好像無可置疑代表着熱情與力量,而天鵝羽毛則給我新開始的感覺.  但看久了,我又忽然看到好像被射殺了的鳥。。。 到底這是剛飛翔的鳥,掙脫框架的一剎?是生機還是死亡? 活在既定社會框架與生活模式當中, 你會選擇活在框架𥚃,還是努力掙脫呢?Fight or Flight?

Read More

《新作:說不完的故事》NeverEnding Story

這套電影啟發了我的新作品Fantasia與 Nothing, 既是一個慨嘆,也同時希望我們可以逃離『空無』的魔掌,擁抱『幻想國』。 

“Once someone dreams a dream, it can’t just drop out of existence. But if the dreamer can’t remember it, what becomes of it? It lives on in Fantasia, deep under earth. There are forgotten dreams stored in many layers. The deeper one digs, the closer they are. All Fantastica rests on a foundation of forgotten dreams.”

— Michael Ende, The Neverending Story

Read More

《新生活。新開始。新創作》

"他們人生只有一個可能性,9-5工作,賺錢,消費、消費、消費,今季買的東西下季丟。我只想跟他們說這不是我存在的原因。 The Daydreamers 是做給有勇氣追尋夢想的,不怕不妥恊的,會衝出自己的comfort zone的人。相信你的直覺,走你要走的路,尋找生活的其他可能性!"

Read More

尋找心中的甲子園

“我從小就是個運動迷,學生時代對任何體育活動都很好奇,除了熱門運動如田徑、足球、籃球等,就連冷門運動我都十分有興趣,小學時就試過胡里胡塗地加入了學校的欖球隊,之後還打了好幾個年頭。小時候不明白運動的樂趣,只知道體育就是競技,要努力鍛鍊體能及技術,以在比賽中能擊敗對手為目標。後來人漸漸長大,踏入社會工作,方發現每天營營役役的生活本身就像永不停止的體育競賽,每天也是要努力鍛鍊和武裝自己,務求能在人生中成為勝出者。長年累月經歷每論在工作上或是生活上日復日的競技與戰鬥,我們可能已不自覺地墮進了「要成為人生勝利者」的漩渦,得失成敗主宰著人生。漸漸發現身邊的事物開始變得模糊,甚至視而不見,慢慢地連自己在呼吸也再意識不到。

去年在日本旅遊時偶爾看了一場棒球賽,那時候對棒球並沒有很豐富認識,頂多只知道什麼是全壘打。三個多小時的球賽,只見他們不斷在投球、揮棒,雖然完全攪不清是什麼一回事,但不知何故仍然覺得棒球很吸引。回港後便開始去嘗試了解棒球的玩法和規則等等,而最簡單直接的方法當然是去Youtube一下。在網上亂搜一通碰巧搜到了甲子園的影片,想起了小時候曾經看過一部叫「Touch」的動畫,內容大概是講述哥哥在弟弟意外逝世後,為了達成弟弟進軍甲子園的夢想而奮鬥的故事,從那時起,在我心目中甲子園就成了追尋夢想的代名詞。好奇地看了在網上有關甲子園全國高中棒球賽的精選片段後,心裡一直在湧動。看著一班高中生在課餘時一起努力練習棒球,一起經歷訓練和成敗,到最後一起攜手踏進甲子園,在電腦屏幕另一端的我也感受到那份激情。勝出的球隊固然開心,落敗的球隊雖然淚痕滿面,但在我看來那眼淚不僅僅只代表落敗,那也是感恩的眼淚,一直以來與隊友們努力訓練,一起經歷過的高低起跌所帶來的那份羈伴,足以令他們能在場上昂首,以眼淚為人生的其中一個章節作結。獎盃永遠只得一個,但在甲子園的每一位都是勝利者,因為在過程中,那群高中生每人都已尋找到了人生其中一些最寶貴的東西。

在事事講求成本效益的社會待得愈久,我們很容易變得只著眼成敗得失,慢慢變得功利,凡事只講求結果和回報。有時候跟朋友去玩棒球拋接(catch & throw),兩人其實只是不斷把球拋出和接住,但內心卻由衷地覺得很好玩,那不是比賽,沒有勝負之分,只是一心一意,專心地把球拋出和接住,有時候往往就是從那份專心一意做事的純粹,讓我們能體會到最純粹的滿足和快樂。隨著人愈成長,經歷的事愈多,在人生路上的得失成敗也慚變得習而為常的時候,我開始嘗試學習去懷著純粹的心去做事。儘量不太去考慮得失,不太去思量做一件事所帶來的利益,所搏得多少掌聲,慢慢將心境由外轉向至內,懷著純粹的心,本著自己的信念,去做自己覺得有趣的事,並享受在過程中的滿足和得著。小時候只懂一股盲勁往前衝,現在才發現原來往後退一步,眼前的世界會變得更大更清晰。我衷心希望有一天,我真的能做到「我快樂,因為我在活著。」共勉之。”

Mike Orange

良久前的【號外專欄】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我從前也是一個中長跑手,當時每天訓練兩到三課(也包括其它運動),別人都叫我Forest Gump, 所以十九歲那年我突然覺得我可能已經跑完一生人的跑步quota,就毅然離開了我的跑步生涯。

今次看村上春樹的書好像在提醒我,當年當運動員留下來的,那份專注,堅持和勇往直前的精神,其實很珍貴;原來跑步跟創作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小說家這種職業。。。沒有勝負之分。對創作者來說,動機是確實在自己心中安靜存在的東西,不應該向外部求取什麼形式或基準。跑步對我來說既是一種有益的鍛鍊,同時也是有效的隱喻。接着能夠達成目標,以提升自我。至少有立志提高,為此而每天努力着。重要的是能夠稍微超越一點昨天的自己。所以要說長距離賽跑得有挑戰的目標或對象的話,那應該就是過去的自己。

開始想寫小說的日期和時間,我可以明確指出。那是1978年4月1日的下午一點半左右。那一天,我在神宮球場外野席,一個人一面喝着啤酒一面看着棒球比賽。。晴空萬里,沒有一片雲,風是暖和的,美好得沒得抱怨的春天裏的一天。。。就在那個瞬間,我想到:「對了,來寫小說看看!」。。那時候,從天上靜靜飄下來什麼,而我確實地接到了。

我並沒有想當小說家的野心。以我來說只是單純地想要寫小說這種東西。在還沒有想寫什麼的具體印象之下,感覺到:「如果是現在的話,可能可以寫出什麼自己有感覺的東西。」回到家面對書桌,好了,來寫什麼吧,才發現我連一支像樣的鋼筆都沒有。於是到新宿的紀伊國屋書店去,買了一疊稿子,和一千元左右的寫樂牌鋼筆。做了小小的投資。

完成的作品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因為一鼓作氣之下的產物,所以想試投文藝雜誌的新人賞看看。
從投稿時並沒有影印留底來看,可能想到就算落選,原稿就那樣不知去向地消失也無所謂。那稿就是如今以《聽風的歌》 為名出版的作品。以我來說與其在意作品是否能出版,我更關心能不能寫得出來。

第二年的春天。。不管怎麼說,總之那部作品獲得了新人賞,夏天出版了單行本。書獲得還可以的評價。我30歲了,就在莫名其妙、毫無心理準備下,以新進小說家的姿態踏出了出道的第一步。

周圍很多人都反對我的決定,或是深表懷疑。「店好不容易總算上了軌道,你可以交給誰來經營,自己到什麼地方去盡情寫小說就行了,不是嗎?」他們都勸我。

我的個性是不管怎麼樣,如果要做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全面投入才能安心。我必須使出全力全心投入其中,如果那樣還沒辦法做好的話,才甘心放棄。如果三心兩意地做而失敗的話,事後一定會後悔。

我對妻子說:「總之希望能讓我自由兩年。如果還不行的話再到什麼地方去開一間小店也行。反正還年輕, 可以重新來過。」她說:「好啊。」

成為專業小說家最高興的事情,是可以早睡早起。於是我們在過了七年「開放」的生活之後,便把舵大大轉向「封閉」生活。就這樣,我開始過着早晨五點前起床,晚上十點前就寢,簡樸而規律的生活。

不過我想,真的除了年輕時期之外,人無論如何實在有必要設定所謂的優先順序。要順序排出時間和精神體力的分配比例。到某個年齡為止,自己心裏如果不確實建立這樣的系統的話,人生會缺乏焦點,變成沒有輕重緩急。與其和周圍的人具體郊遊,我更想確立安靜的生活以便一切都能以專心投入寫小說為優先。

對我的人生來說,所謂重要的人際關係,與其說是和某些特定的人往來,不如去和不特定的多數讀者之間建立。很多讀者一定樂於為我創造一個能讓我生活基礎安定,能集中精神的環境,以便寫出品質更高的作品。這難道不是我身為一個小說家的責任和最優先事項嗎?這種想法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雖然沒辦法直接看到讀者的臉,這某種意義上是一種觀念上的人際關係。但我一路走來一直把這眼睛看不見的「觀念上的」關係,訂定為對自己來說最有意義的東西。

「你無法討好每個人。」簡單說就是這樣。

如果要問我,除了才能之外,對小說家來說什麼是重要的資質,我會毫不猶豫地說是專注力。

把自己所擁有的有限才能,專注到必要的一點的能力,如果沒有這個,什麼重要事情都無法達成。反之這種力量若能有效運用,某種程度上可以彌補才能的不足或不均。專注力之後必要的是持續力。就算能做到一天三四個小時,集中精神認真執筆,但持續一個星期就累垮,那也沒辦法寫長篇作品。每天的集中精神,要能維持半年、一年、兩年, 小說家被要求擁有這樣的持續力。。。要成為專業小說家長年持續寫小說是很難的。要能停止呼吸、繼續呼吸。

同樣的十年,與其恍惚地過十年, 不如確實地擁有目的,活躍地會十年才是當然,而且喜歡得多。 跑步確實在這方面幫助很大。 在每個人個別地賦予的極限中,希望能盡量有效地燃燒自己,這是所謂跑步的本質, 也是活着(而且對我來說也是寫作的)的隱喻。
— 村上春樹

又談快速時裝(Fast Fashion) ?

【明報專訊】

製造過程破壞環境,也衍生了血汗工廠……
沒錯,很多人已經知道。
但你有否留意到,當快速時裝一年推出逾50批新款衫, 一些非快速時裝的品牌和設計師,也要拚命追趕,不斷推陳出新,例如現在不止有春裝,還有pre-spring系列,這種風氣正在整個時裝市場擴展,鼓勵人製造再製造,消費再消費,來不及停着反思是否需要。

香港時裝設計師Kay Wong,看到這種扭曲現象,她反其道而行,不單止 關了自己的工作室及時裝店,更決定實踐「一年不買新衣服」,給予自己一年時間,反思時裝的意義,減慢步伐,才能發現自己原來已經擁有太多。
「現今社會,我們是否需要新衫?」說這句話的人,並非來自環保團體,而是以時裝設計為生的設計師。

Kay Wong(黃琪)於倫敦著名設計學府Central S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修讀布料設計,更於Royal College of Art完成碩士課程。從小愛發白日夢,成為時裝設計師,而這一天,就在2006年發生。那年,她與弟弟黃靖成立品牌Daydream Nation,因為他們認為香港「歧視發白日夢的人」,設計與品牌名字一樣天馬行空,玩味重、色彩繽紛,透過Daydream Nation「捍衛發白日夢的人」,Kay認真的說。

香港Fast Fashion盛行之際,Kay決定放下花了十年心血經營的品牌。 與生意無關,而是她覺得「現今社會,我們是否需要新衫?」這個問題,過去兩年不斷在Kay的腦海中浮現。「突然間醒覺我們並不需要太多,簡單、非物質的生活令人更快樂。」十年來的設計、樣辦、雜物眾多,數量多得令她覺得「好想嘔」。

到丹麥生活後,對比感覺更加強烈。她早前獲頒香港設計中心主辦的「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現於丹麥哥本哈根深造,那裏人不多,空氣好,生活簡單,是著名的環保城市。從過分追求物質的繁囂擠迫都市,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在哥本哈根過簡約生活,她直言「是一種detox。」

為何空虛?愈買愈不快
話題轉到快速時裝,Kay不吐不快。時裝紀錄片The True Cost揭開一幕幕快速時裝背後鮮為人知的故事,時裝及紡織業是僅次於石油,第二項最污染地球的工業,快速時裝價格便宜、不斷推出新款,背後引起更多問題。這齣紀錄片,Kay翻看再翻看,「我們的社會真的有病,快速時裝不斷鼓勵人消費,而香港的shopping mall多的是,快速時裝店總有一間在商場裏,在這間不中招,也會在下一間中招。過分購物或依賴物質背後,是心靈空虛和不快樂所致,可是,過度消費無助填埔空虛。」
快速時裝 惡性循環

以往一般時裝只造春夏和秋冬兩次設計,「但給Fast Fashion玩串party,一年可有52批新款,每星期也有新貨。令很多設計師得要設計更多collection,例如春裝之前有pre-spring、專為出海而設的yacht wear等,試問有多少人有一架船,或會因為遊船河而去買這種衣服?這情况出現,正正因為快速時裝的快,所以我們要追,這是不健康的惡性循環。一些Fast Fashion品牌,在catwalk show看到某款設計,7至10日後就能在店舖出售。」

「Fast Fashion最大的問題,一邊廂剝削時裝設計師,一些款式也是模仿別人的設計,不論是小本經營的獨立品牌還是國際大品牌;另一邊廂剝削窮困國家的工人,而且售價便宜,令消費者隨時丟棄也不覺可惜,這個惡性循環,到了一個離譜程度。」
全球衣物過剩 先處理衣櫃裏的

現時全球生產的衣物太多,消費者購買太多,丟棄更多。上月21日,Kay選擇在生日當天定下一年不買新衣服計劃。這構思與時裝設計師的角色存在衝突,但她思前想後,認為這個世界實在太多衣服,應該不再需要新的,而是處理現在所擁有的,當下她亦專注整理及重新檢視衣櫃裏多年累積下來的衣物。Kay表示將來未必再做時裝設計師,但希望能用環保物料設計不同產品。
「有人研究到可用菠蘿纖維做菠蘿皮代替皮革,其實廠商或農夫,身邊可能有很多可利用的廢物再造成新物料或產品。」
重整衣櫃 減少一半

一年不買新衣服,對許多人來說很困難。打開衣櫃,面對堆積如山的衣服,也許仍覺得「無衫著,點算呀」。Kay認為這只是心理障礙,因為大家擁有太多,不夠地方去整理或沒有整理,才覺得不夠衣服。

Kay教路:「將所有衫陳列出來,減少一半,重新排列,不夠衣服的問題可能不會存在,透過此方法,也可知道什麼衣服是自己想留下的。」

斷捨離
《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和《斷捨離》兩本書對Kay影響甚深,「《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作者近藤麻理惠教我們,將書、衣物等分區域擺放,當中再分類,你會大概知道同類物品有多少件,將它們拿上手認真反思,這件物品還會不會令自己心動?如果不再心動,或存放多年而沒有使用,應感謝它服務自己多年,然後拿去送給別人或捐贈。」

文:李佩雯
圖:劉焌陶、受訪者及綠色和平提供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your life in a suitcase》

We get to the core of ourselves, we find out the very essence.
— Keri Smith, The Wander Society

當你要出走一段長時間,你只有一、兩個旅行相的空間,這個時候你會問自己什麼是最重要的呢?無論是衫褲鞋襪,還是小物、樂器、電器、文具、書本等。。。
We get to the core of ourselves, we find out the very essence. 用着Tumi的packing cubes很方便很有效的限制着自己,因為我為每一個要執拾的類別都分條分配了一個packing cube. 
Then I suddenly find limitations so inspiring and liberating.有限的空間迫使你精挑細選最好的,最喜歡的。voila! there we go my life in the box carrying only the essentials, life just becomes simpler yet fuller. 

於是2015年12月30日我帶同着我的24kgTumi行李箱,隻身到哥本哈根開始一個簡約新生活。

物件小了,空間多了,你的brain space 也多了。 "Save your brain space for things that are important, your ideas, your daydreams, your experiments, your brainstorming, your explanations, your research. For creativity, you need to let your mind wander. " from the book Wandering Society 

When you have to leave home for an indefinite period of time, and when you're only allowed to take one or two suitcases with you, it's a good time to ask yourself so what is important? Be it clothes, accessories, shoes, to stationery ,gadgets, books... We get to the core of ourselves, we find out the very essence.

It is so convenient and efficient to pack with Tumi packing cubes, it also limits me to only a certain number of items for certain categories of things, as I assign one packing cubes for each category of things I need to pack. 

Then I suddenly find limitations so inspiring and liberating. You will naturally only pick the best things and your favourite things with the limited space. Voila! And there we go, my life in the box, carrying only the essentials, life just becomes simpler yet fuller. 

With that, off I went to Copenhagen with only 24kg of luggage, to start my new minimal life in Scandinavia. 

With less objects , you get more space , this includes your brain space. "Save your brain space for things that are important, your ideas, your daydreams, your experiments, your brainstorming, your explanations, your research. For creativity, you need to let your mind wander. " from the book Wandering Society 

Kay

“Save your brain space for things that are important, your ideas, your daydreams, your experiments, your brainstorming, your explanations, your research. For creativity, you need to let your mind wander. “ from the book Wandering Society
— Keri Smith, the Wander Society

《禁慾遊戲。。。》

真正開始這個《no new clothes campaign》之時,雖然略帶一種惶恐,但同時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解脱,可能因為我知道來年的衣櫃不會再有增長,荷包亦會得到更多休息! 這是我步向簡約生活的第一步!I want to be a less impact girl!

咁到底呢個遊戲係點玩嘅呢?呢個36歲定下嘅承諾同實驗,就係今年完全唔買新衫,包括衫褲鞋襪、袋、鞋、飾品。 Okay, 某程度上禁慾,但同時it's not about deprivation, it's about how to live a better life with less impact on the environment. 

只係著衣櫃裏邊有嘅衫,希望透過發放身體裏面嘅小宇宙,做出唔同嘅配搭,着出唔同嘅味道,喺唔同嘅地方,經歷着唔同嘅天氣同心情。I hope to redefine fashion for myself.。我希望為所謂「時裝」重新定位,剩載着我哋嘅歷史、痕跡同故事嘅衫點解唔再時尚?到底乜嘢先至為之時尚? 我深信要時尚,要好睇,要型,基本上都係從內到外嘅。

過去呢個星期,第一次嘗試記錄自己每日嘅look,原來一啲都唔簡單。每朝滾水淥腳趕住出門口返之前,仲慢慢set機自拍。。。影極都覺得怪怪地。anyway,喺呢度同你哋分享我頭六日嘅look先啦!

圖中講及嘅Fashion Mileage有好多人講過,好值得參考,意思係你每一件衫到底着過幾多次呢?結果得出,我啲fashion items當中fashion mileage最高嘅頭四位:1)CA4LA 帽子 2)Peter Jensen AW09 刺繡冷衫 3)Weekend Barber鞋 4)Tumi背包
全部都係好品牌,果然係一分錢一分貨,設計同質量同樣好。Buy good quality, buy less!

生活是自己選擇的衣裳

我對新生活的選擇是向Fast Fashion說不。看過紀錄片《The True Cost》後就下定了這個決心。

是Fast Fashion不斷加速了時裝走向死亡之路,一年做52季衣服,鼓吹消費者買完即棄。

沒錯,是很便宜,但便宜背後一邊廂在剝削的是第三世界的工人,另一邊廂剝削的是不同品牌和獨立設計師的心血,同時瘋狂污染地球。傳統的時裝系統裏,一年分為春夏,秋冬,兩大季,我們這一刻在時裝秀上看到的,正是半年後才會在店裏售賣的款。

在互聯網普及前,時裝秀只會邀請買手和時裝記者參加,目的是在時裝秀後的展示會Showroom讓買家落單,單落完之後,品牌將單集齊後交給廠家,生產才正式開始,而生產一般由三個月到六個月不等。

所以現在有互聯網,加速了大眾接觸High Fashion,同時也給Fast Fashion retailers提前看到設計師品牌的最新作品,如ZARA的大品牌也承認,他們可以在catwalk上看到,到將它變成成品在店裏賣只需7天,是包括將貨物送到店裏。這種惡行叫做抄襲。抄襲完,因爲他們龐大的團隊和資源,都會將本來的款演變得更大眾化,價錢當然也超便宜,最討厭的就是他們抄襲後,比品牌和獨立設計師更快更早在店裏售賣……

單單ZARA/INDITEX一年生產840億件衣服,「設計」45000個款式,聘用5600個廠,成為了世界第三最富有的人,背後真正的代價,就像孟加拉Rana Plaza 2013大火喪生的1133個工人,還有數不盡的極低薪金,工作環境極惡劣的工人。

“We carry the story of the people who make our clothes around with us.” Ali Hewson (EDUN brand)

「我們穿的衣服盛載着造衣服的人的故事。」因此我一定要留着Fast Fashion如ZARA/H&M的烙印。承諾不再買,但繼續保留我曾經買過的,是提醒自己時裝背後的痛。便宜的快速時裝背後的盲目,衝動消費,然後盲目亂掉。

在這裏一定要點黃靖的《別走那麼快》給大家聽,希望時裝可以慢下來!https://open.spotify.com/album/2JNM0XS3rMQGynO06jriY3

「我們的未來還有什麼樣的期待

是否一場沒有意義的比賽

讓我離開這個瘋狂的年代

朋友呀別走那麼快」

http://mings.hk/mings-blog/生活是自己選擇的衣裳

《YOU ARE WHAT YOU WEAR》

現今全球時裝工業一年生產1500億件新衣物。我們今天比20年前已多購買或消費上五倍的新衣服。而單單在香港,我們每小時正在丟掉一萬件衣服。我不禁想我們今天的社會是否瘋了?如果如Anna Wintour所說:「時裝反映我們的年代」的話,這是個瘋狂的年代。我可以肯定這種瘋狂或過份購物背後,是很多很多空虛、寂寞、沒有安全感的城市人。我們需要的不是更多衣服,內在的不安還是找心藥醫吧!

看着Christina Dean在Ted Talk 上激動的演說喚醒了我體內的一點什麼,我希望也可以像她站出來發聲。Christina Dean, Redress的主腦也做了一個一年的實驗,挑戰自己一年內至尊別人丟出來、捐出來或棄置的舊衣服,每天記錄下來,在網上社交平台分享。今天我要做的一年No New Clothes Campaign,分別在於我專注整理及重新看看自己衣櫃裏多年來累積了的衣物,是一個內省的過程。希望透過全面的整理、重溫、回顧舊有的衣物,重新認識自己之餘,同時間意識到我們根本已經完全過購物,擁有太多衣物與東西。當然,我亦會探討、探索一些可以買賣二手/舊衣物的不同有趣的渠道!

Christina Dean 給大家的意見很好:
「買少一點,買好一點,
但當你真的要購物或消費前,請多想一想,問自己真的需要嗎?值得嗎?這件衣物哪裏做的?不要單看價錢,衣服本身的質量更重要,這樣做才可以減低你最終需要丟掉的衣服,因為時裝費了已經成為一個非常嚴重的全球性危機。我們應該要好好照顧打理我們的衣服,衣服破了可以補。讓比遺忘的衣物好好的得到重生,跟你現有的衣物好好談戀愛吧!」

6月14日
離No New Clothes Campaign開始還有七天

YOU ARE WHAT YOU WEAR 

The fashion industry produces about 150 billion new garments each year.
We buy five times as many clothes as we did just twenty years ago, clothes that are being thrown out after only a few months of wear.
Only in Hong Kong, 217 tonnes of garment waste goes to the landfill, which means we are throwing out 10000 pieces of clothing per hour. 
Have we gone absolutely nuts? If what Anna Wintour says is true, that "Fashion is a reflection of our times", this is a very horrific, depressing and crazy time, where consumption has gone out of hands, and is only used to fill the empty spaces in all of us. I cant' help but think, are we all that empty, lonely and insecure that we have to fill in the gaps and spaces within us with all this material on the outside?

Seeing Christina Dean talk passionately about how the garment industry is polluting the world at this unbelievable speed, really made me reflect and think, and also confirmed my determination to do this one year challenge, NO NEW CLOTHES CAMPAIGN.

Inspired by Christina Dean, founder of Redress, who also did a 365 day challenge of wearing only clothes that has bee dumped, discarded or donated, I will be doing something similar but different. This campaign I'm about to start is more personal. I believe that only through laying EVERYTHING out can I or we be able to then categorize, declutter and re-organize. It is also about re-looking at what I already have and accumulated over the years, do a comprehensive re-organization, refreshing and repairing any stained or broken garments, through revisiting old clothes revisit memories and stories. In the process, I will also ask different people to join me, on one week challenge or one month challenges of NOT buying new clothes. I truly believe that no one in this society needs any more new clothes, so why dont' we give it a try?

I think Christina's advice is extremely good, 
 

“I dress on the outside what I feel from the inside. Wear sustainable. We are all soldiers that can fight against waste and pollution caused by the fashion industry. Buy less, buy better. Always buy well-made, durable clothes, wash them very well, and repair them, recycle them.”
We really need to take care of clothes, we need an emotional bond to clothes, care for it, bring it back to life. Fall in love with your clothes. “
— Christina Dea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duGLWhm1LM
"You are what you wear" Christina Dean 

14th June 2016
day count down to the start of Daydream Nation's
NO NEW CLOTHES CAMPAIGN,
looking forward.

love,

Kay

Photography by Luke Casey. from Lone Wolf Magazine N13. Lone Wolf Sheroes.

《那些年。。。》

那些年我們有無限精力
那些年我們勇往直前
那些年我們說做就做
那些年我們不理後果

那年初夏, 
我們五個女生,
就因為我説晨光很美,
一定要捕捉最美的自然光,
大家就陪我整晚不睡,一直聊天直到天光前,開始化妝,整頭,拍攝。

我懷念的是我們對時裝的無知與期盼。我懷念的也是當年創作背後的一份純粹。

看著這多年前的作品,發現其實這個"collection"也是用了不同舊衣服,用不同印花、繡花的技術,reconstruct 成我當年的畢業作。

感謝我的兩繆思與模特兒Yan與蛋子,當然還攝影師Tsi Kwan, 與behind the scene Lu Lu!!! (Behind the scene is also 小毛,靖靖!)

《設計幸福。丹麥》

(假如幸福是可以設計的話)

在倫敦留學回香港建立品牌的十年裏面,我經常幻想放低所有,出走到一個海邊城市流浪。夢想中這裏應該要有點像宮崎駿動畫裏的世界,最重要是空氣清新,可自由自在踩單到處去。這個心底裏嘅小小秘密夢想,竟然在2016年夢想成真!拿着HKYDTA頒給我的奬金,我狠心關掉工作室出走北歐尋找幸福。

過來這邊快六個月,我漸漸開始明白聯合國為何會選丹麥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我們表面上看到的可能是他們簡約的傢俬、室內設計當然還有線條簡潔、着重質料及細節的「時裝」。這個北歐國家裡,他們都愛低調,都喜歡樸素的顏色。如果他們選擇用鮮艷的顏色的話,一般點到即止。我會叫它minimal chic.

從他們的設計當中,我看到一種簡潔的寧靜美;無論是一條毛巾,又或者是一張沙發,它就是靜靜的洋溢着一種讓你內心感到平靜、和諧的感覺。

《稅制高。福利好》

雖然丹麥全文要交46-55%稅,但我幾乎從來沒有聽過任何怨言,大家都難以置信的很滿足。可能是因為政府很照顧人民吧,這裏由教育到醫療都全是免費的。(教育是指到大學碩士為止,而且你讀的時候還可以得到財政資助,畢業後還會得到失業金兩到三年)

我最欣賞的是這裏沒有信用卡的概念,他們的所謂「信用卡」全部都是debit card,意思是他們永遠不會,亦不可以先使未來錢。

還有就是即使經濟低迷,政府仍然堅持力推設計。原因二零一一年倫敦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做研究發現,看着美麗的東西會激發腦袋裏面的dopamine,產生令人開心快樂的分泌。研究更說藝術與設計會製造的腦分泌,跟人類戀愛是得到的一模一樣。

我相信當一個國家的政府會以照顧人民為中心,去決定與實施每一個政策,一定是為人民幸福鋪路。

《城市設計》

要實踐全城每一個角落都有單車徑,需要政府與人民一起下了很大決心。今天丹麥七成人口以單車代步,風雨(雪)不改。感覺上這裏只有單車,既健康又環保。這裏沒有肥人,真的!

《北歐文化》

簡單來說:

丹麥人一般工作時間由早上八時到下午四時完結,物欲低,重家庭、着重人與人之間溝通多過於擁有物質,因此我們在雜誌裏看到的北歐室內設計是真的,家裏空無一物是這裏的文化吧。他們都愛DIY,在家裏在廚房什麼都自己來,做薄餅做麵包做雪糕等等。。。

他們相信男女平等,也對陌生人有很高程度上的信任,(甚至可以將自己的BB車連同BB或小狗安放在店外)愛分享,愛玩,愛大自然。。。。

幸福,丹麥文可能可以這樣串:HYGGE。用廣東話解釋,是一家人在家中點着蠟燭hea的時間。

到底幸福就是這麼簡單, 抑或因為政府與政策讓他贏在起跑線呢?我不清楚,但我相信這裏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快樂地方。

“用我的雙眼 在夢想裡找路 該問路的時候 我不會裝酷 我還不清楚 怎樣的速度
符合這世界 變化的腳步 生活像等待 創作的黏土

幸福 我要的幸福 漸漸清楚

夢想 理想 幻想 狂想 妄想
我只想堅持每一步 該走的方向
就算一路上 偶而會沮喪
生活是自己 選擇的衣裳
幸福 我要的幸福 沒有束縛
幸福 我要的幸福 在不遠處” 

嚴云農。 孫燕姿 《我要的幸福》

Kay

暫時出走了,在北歐重新出發。

《當時所謂的SS06》

前文提及過,當年即時堆砌成的SS06,
後來,我們就後補了幾張照片。

As I mentioned on a previous post, 
the SS06 collection I presented to our first ever buyer,
from United Arrows, Japan. 

Images of the "collection" was reshot after we produced the collect for them, just so that they would have a look book to show their customers. 

Looking back, it was quite a challenge to have done production of the collection, and then do the photoshoot as well, but it was also so much fun!!

Thank you for modelling Dora!

《想當年,Daydream Nation 前傳二》

當年在倫敦Royal College of Art 經常有比賽可以參加,
當Browns(一家買手店) 搞了一個:選一件他們店裡的月下貨款拿去改裝的比賽,我當然超興奮! 

希望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十多年前的作品。

一件深藍色的男裝棉外套,拆完又改,變了一件可以有5個不同穿法的東西。 
比賽當天,Robynn(我的model朋友) 先以外套造型走進評判面前,外套一轉過來變裙子,而裙子也有兩個穿法,最後,脫下裙子,套上一件從剩餘的布做出來的上衣,然後外套變成褲子! voila! 

這是我喜歡做衣服的方法。。。奇奇怪怪的

since i'll be kickstarting the NO NEW CLOTHES campaign soon, 
i wandered back at work I did before that was done through recycling/upcycling, 

this one here is a competition held by Browns, London 2004 ,
they invited a bunch of us from the Royal College of Art to go pick up a piece from their off season items, and create something out of it. so i deconstructed this navy cotton jacket, made it into a top, a dress, a jacket and trousers, all in one. the jacket can be worn as jacket, dress and trousers... kind of crazy, but i think it worked... 

just thought I'd share it with you.

Kay

 

《想當年之Daydream Nation前傳》

還記得留學英國的年代才初接觸二手衫、vintage 等。。。有時候喜歡的東西買了回家才發現衣不稱身,很自然拿起剪刀,就剪剪裁裁、縫縫補補,改至合身合心意為止。當時尤其喜愛舊軍褸,大學年代也真的做了不少。。。

畢業後,臨回港一星期的一個早上,我接到一個電話,是一個日本人。她說在畢業展裏看過我的作品,然後她很唐突的問:「你現在可以出來嗎?我有一個日本買手想看你的SS06 collection 」(其實那時我還在睡覺,剛給電話吵醒了)朦朧之際,我很爽快的說:「好!什麼時候?」心裏想我根本沒有所謂的SS06 collection...於是我左一件,右一件、總之是功課也好,改裝給自己穿的都一一放進旅行箱,很狼狽的拖了出倫敦東邊Brick Lane 附近一家咖啡店。當時對着英語有限的兩個買家,我裝作很自信,眼神堅定的說:「這是我的SS06系列」然後他倆點着頭,慢慢查看、檢查「樣板」,然後問我可不可以到一個靜一點的地方認真看及落單。結果幾個小時後,我將我的房間清理好,將'collection'放在衣架上,為衣服續一附上編號,亦即時定了價錢。於是這成為了我人生第一張訂單。他們選了十個款,每款訂了十至二十件。

他們是日本United Arrows的買家,我第一個客人。

《後記》
由於他們選的大部份是我的「個人改裝」,所以生產一點都不簡單。
首先我要去Camden Town找到所需數目的Dutch Herringbone軍褸,再到羅湖商業城找裁縫幫我改裝。那個裁縫不斷問我為何要這樣拆再改,很浪費他的時間。之後再拿回家加工,刺繡。。。 

2005年倫敦

回想到這裡,不禁問自己這不就是我最初想做時裝的原因嗎?
希望可以透過upcycling去做衣服,用舊衣服改裝,重新給它一個新生命。
每一件都獨一無二,all hand crafted and made with love. 

而這無心插柳,卻成為了後來決定開始做品牌背後的原因之一。
但是,我們因爲生產的難度,就放棄了upcycling的生產方法,只在創作時用舊衣服拆拆改改去變一些新款出來。 

假如,我們的品牌要重新開始的話,我們一定會堅持,recycle, upcycle, eco-friendly ways of making clothes, products or things. 

DAYDREAM NATION 延續之
NO NEW CLOTHES campaign
by Kay

I still remember how i first got hooked onto vintage clothing, it was London! That was heaven, just going around charity shops was bliss! I used to get so excited I'd buy some pieces home and realise that they actually don't fit me... but then I would just take my scissors and start chopping them up, and reconstructing it so that it would fit me, and I would add lace patches and embroidery here and there. 
I reworked on so many of these vintage pieces I had. 

Right after I graduated from Royal College of Art, a week before I went back to Hong Kong, i got this phonetical from a Japanese lady Maki, and she told me she saw my work at the graduate show and there is a buyer whom she wanted to show my SS06 collection to, "can you come NOW?" she asked... it was 10 in the morning, and I was still in bed, a bit confused... but why not? but of course I don't have a SS06 collection, so i just picked stuff I did as homework, and of course the reconstructed pieces I made for myself all to the meeting. i dragged this cute vintage suitcase out to a coffee shop in Brick Lane.

Sure enough, there they were, two stern Japanese buyers, not that fluent in english, going through my "collection" , after a bit of deep looking through my pieces, they asked to go to a quiet place to view the collection properly and make their order..... and Guess what, I brought them home a few hours after i cleaned out my apartment, and put the "collection" on rails, giving everything a style number and price... somehow... THAT was how my first order happened. They placed an order for 10 styles, 10-20 pieces of each design... 

They are buyers from United Arrows, Japan,
my first clients. 

Revisiting this magical start to our brand, designing and producing all these crazy reconstructed pieces, every piece unique and hand-made with love. I feel sad we didn't continue persisting to create in this way because of difficulties we encountered with production. I promise, if we restart the brand in any way, it will be an eco-friendly brand, only working with recycled material or clothes, up cycling them or using discarded material only.

But today, I commit myself to a one year challenge, to NOT BUY NEW CLOTHES for the coming 365 days, starting 21st June. Stay tuned to my new project:

DAYDREAM NATION
NO NEW CLOTHES campaign
by Kay

photo by Tsi Kwan @ The Light Particles
2005

《別走那麼快》

彷彿沉睡半年,在哥本哈根春夏季來臨之際,可能喚醒了我體內想重新開始、重新建立、重新認真創作衝動。

替偶像Henrik Vibskov工作,學了很多,也因為他的團隊非常出色,從他們身上偷了不少師,跟他們相處亦非常inspiring。在這裏,沒有人計金錢或工作時間長短,大家都以完成一個project為大前題,不分晝停工作。所以我本來幻想離開香港過北歐生活,可以慢下來、靜下來,在這個工作室是有難度的。

過去五個月,我們完成了2016秋冬季男女裝collection, 舞台設計在Paris Fashion Week 及Copenhagen Fashion Week展示,為兩個theatre production做服裝,也替Henrik在Stockholm的回顧展準備,而這一刻,我們正密鑼緊鼓為2017年春夏季即將到巴黎的catwalk的styling與舞台設計作準備。在這裏工作最開心的地方,就是大家都完全沒有架子,融合相處,一起做午飯一起吃,間中更一起跳入湖中、遊船河。。等等
工作狂之餘亦同時很寫意。。。

不過雖然我很喜歡這個品牌,五個月過去了,我對時裝的反思都沒有停下來,這個「現代社會裏根本沒有人需要更多衣服」這個想法亦沒有消失,因此這一刻我仍然不希下一為了restart Daydream Nation 而restart。我今年即將踏入36歲,新一年的挑戰就是來年不買新衣服暫定叫這個project 《NO NEW CLOTHES》campaign,由6月21號起我會記錄這365天的look,分享一下衣服背後的小故事,同一件衣服如何透過不同配搭的方式,做出完全不同的造型。

是fast fashion不斷加速了時裝走向死亡之路,一年做52季衣服,鼓吹消費者買完即棄。沒錯,是很便宜,但便宜背後剝削的是第三世界的工人。決定暫停品牌是因為我突然間醒覺我們並不需要太多,簡單、非物質的生活令我更快樂。希望透過這個小小的project,提醒自己我們已經擁有的東西。

密切留意6月21日起
DAYDREAM NATION 延續之
NO NEW CLOTHES campaign
by Kay

在這裏一定要點黃靖的《別走那麼快》給大家聽,希望時裝不要走得太快!https://open.spotify.com/album/2JNM0XS3rMQGynO06jriY3

我們的未來還有什麼樣的期待
是否一場沒有意義的比賽
讓我離開這個瘋狂的年代

朋友呀別走那麼快

Love and hugs, 
Kay
Copenhagen

#tumi #tumiglobalcitizen #perfectingyourjourney